<pre id="0z0sq"></pre><p id="0z0sq"></p>
  • <track id="0z0sq"></track>

    8050午夜免费二级国产精品

    互聯網廠商數字化轉型勢在必行

    20多年前大企業就在探索數字化轉型,為何近兩年又成為新的熱點?分析認為,從技術創新角度,歷次新技術浪潮都會豐富企業可應用的技術棧,數字化轉型熱度的高峰低谷和技術迭代緊密相關。

    從產業傳導角度,國內產業從勞動密集型和資本密集型傾向,轉向技術驅動型,對于技術要素的需求在增加,也客觀推動了數字化轉型的熱度,大體呈穩定的斜線增長趨勢。

    另一影響數字化轉型的客觀要素,在于不同業態模式和思維的融合,互聯網廠商進入傳統企業轉型市場,市場原有玩家被激發出新的能力,形成競合局面。

    全聯接大會期間,華為企業BG總裁閻力大發布“沃土”數字平臺,并將其視為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金鑰匙。


    數字化


    互聯網廠商闖入,遭遇狙擊

    IDC對于數字化的定義是——利用數字化技術(例如云計算、大數據、移動、社交、人工智能、物聯網、機器人、區塊鏈等)和能力來驅動組織商業模式創新和商業生態系統重構的途徑和方法,其目的是實現企業業務的轉型、創新、增長。

    其還預測,全球2019–2022年數字化轉型相關的IT支出約為7萬億美元,中國市場超過1萬億美元。在這種體量的市場規模下,互聯網巨頭也聞風而動,但已有難題浮現。

    去年以來,2C業務起家的互聯網公司不約而同地向2B業務進軍,而在傳統廠商看來,互聯網廠商各自都還在艱難摸索發展的道路上,2B業務的發展,并沒有像互聯網廠商所期待般,像過去2C業務呈現爆發式的增長態勢。

    “2B領域的數字化轉型,不但沒有哪兩個行業是一樣的,想找到兩個完全一樣的公司都很難”,閻力大的話語部分闡釋了原因。以智能手機為例,爆款型號能賣出幾億只,有的廠家一款手機賣了2.2億只,但2B業務根本不可能存在這樣的爆款產品。

    另外有業內人士指出,產業互聯網的提法很有誤導性,讓大家誤以為產業的數字化只要像手機上網就可以。但要讓產業實現真正的有價值的數字化轉型,離不開多種技術的組合,云、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視頻、邊緣計算等,在數字化轉型的項目中,平均至少要應用3項上述技術。

    而另一方面,互聯網廠商并沒有被目前的難題嚇到,而是采用更激進的投入侵略市場,兩軍對壘,糧草先行。

    “新技術層出不窮,每個企業的業務場景錯綜復雜,不僅是隔行如隔山。即使身處同一個行業,不同企業的流程和組織也是千差萬別,往往懂IT的不懂businenss,懂businenss的不懂IT,對企業的管理者來說這是一個兩難的問題。致力于解決這些問題,也是華為要打造一個數字平臺的背景,多年以來我們一直在努力尋找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最大公約數,總結提煉出其中最大的共性,要找到那把打開產業數字化萬億市場化大門的‘金鑰匙’”,閻力大表示。

    數字平臺的“沃土”

    沃土數字平臺,就是華為的糧草。

    “沃土數字平臺的定位是什么?我們的定位就是構建數字世界的底座,我們對于沃土數字平臺發展未來的愿景和期許是什么?就是架構智能社會的未來”,閻力大如此表示。

    在今年2月份巴薩羅那通信展上,見證了數字平臺的發布,本次則是多了沃土二字,名稱變化往往代表著內在策略和打法的調整,沃土和華為品牌調性一脈相承,也更契合華為對于數字平臺的規劃。

    沃土數字平臺架構

    華為企業BG行業使能平臺領域總經理康寧介紹了華為沃土數字平臺的五大關鍵特性:

    1. 是客戶自己的平臺:通過運營支撐服務、云上OpenLab、Marketplace幫助客戶建設和運營自己的平臺,發展自身生態。

    2. 是業界唯一規模商用的數據融合平臺:實現跨云跨網數據融合,實時的數據融合,能真正聯接OT系統和IT系統、助力數字化全連接。

    3. 與合作伙伴共建的開放平臺:共建行業知識、AI、IoT、GIS\BIM、數據、安全等領域的平臺能力,共享回報。

    4. 開發者友好的平臺:通過樂高式搭建、高效流程引擎、跨云API編排、AI一站式集成開發等方式提升近40%的集成開發效率,實現業務敏捷創新。

    5. 技術融合的平臺:實現端邊云技術的協同、在異構計算環境下保持一致體驗。

    與之前的數字平臺對比,“沃土”版數字平臺增強了開放意味,企業數字化轉型需要“小”平臺,小平臺基于提供數字化轉型能力的大平臺廠商構建,也就是平臺的平臺,平臺本質上就是提供一系列可復用的業務單元整合,以快速響應用戶需求,所以行業知識尤為重要。

    “每個行業頭部玩家進行了豐富的積累,我們提供很好的工具和支撐,讓合作伙伴能夠把行業知識沉淀為行業套件,通過平臺更好地服務更多的用戶和伙伴,我們堅信只有真正的開放,才能形成真正的沃土,這也是我們認為我們和其他的平臺公司有非常大的一個差異,因為我們是面向客戶進行服務的”,康寧表示。

    ICT組件化、模塊化、并支持私有云、公有云、多云多環境部署,沃土數字平臺能夠讓客戶根據自身業務場景的組合與環境,構建自己的小平臺。深圳地鐵就基于沃土數字平臺打造軌道交通行業應用,應用沃土數字平臺,深鐵集團的IT資源利用率提升了50%,安全性提升了80%。通過對BIM、視頻監控、工程信息的數據融合及AI智能識別,深鐵集團實現了對地鐵建設過程的智能管控以及對風險的實時預警。

    如果說以前數字平臺搭建了一套企業業務轉型操作流程,被“沃土”化之后,華為更側重服務能力的提升,能否實現是一碼事,實現的效率和表現則要依靠大量技術實踐與行業場景沉淀。

    平臺是大廠專屬?

    沃土所代表的內涵總結為八個字,積淀、融合、快速、高效。這四個特質決定了沃土數字平臺不是大路貨,而且也不是廠商體量大就能建立好用的數字平臺,華為也費了很大力氣才搭出數字平臺的框架。

    積淀,華為的數字平臺是一點一點積累起來,最早從2016年開始,華為在內部確定了九個領域做數字化轉型。沃土數字平臺最早的積淀和積累就是華為自身的數字化,再后來推廣到若干個行業。

    其推廣路徑也值得行業借鑒,具體做法是:先找這個行業里的領先客戶,共同進行數字化轉型喝創新,創造一個機制和環境,站長資源平臺雙方共同面向一個行業場景,甚至有的時候就是面向一個大客戶自己的獨特業務場景進行轉型的創新,數字平臺就是這樣積累成型。

    融合,首先融合的是技術,沃土數字平臺最底層是云,在云底座上,數字平臺實現了大數據、人工智能、視頻、物聯網,地理位置信息等新ICT的融合;其次是數據的融合,數字平臺打通過去煙囪式的各個系統,最后形成一個統一的數據湖。

    開放,“開放不僅僅是一種態度,更是一種承諾,面對不同行業、不同客戶的千差萬別的需求,我們堅信只有開放才能是百花齊放的,我們的開放從架構開始,數字平臺架構的組件都可以開放給合作伙伴”,閻力大表示。

    在架構開放之上,數字平臺的能力也是開放的,沃土數字平臺向下能夠接入各種各樣的終端,向上能夠使能各種行業應用的開發。

    高效,企業與企業之間的數字化轉型不同,但是也有80%到90%的共性需求,當然,最難的部分是剩下5%到10%,全行業都在努力完成最后一公里,而共性部分形成復用能力,可以提升行業應用開發和系統集成的效率。

    數字經濟,一是數字技術的產業化,一是產業的數字化,這兩項加起來構成整個數字經濟,兩者都是規模龐大的系統級工程,只有大廠才能支撐如此規模的數字平臺,并且隨著客戶業務進化,數字平臺也要不斷迭代,積淀、融合、快速、高效一直是進行時,未來將是大平臺以及大平臺所背靠生態之間的競爭。